? 上饶最好的眼科医院在哪,上饶最好的眼科医院排名,上饶最好的眼科医生
连云港市重点新闻门户网站
投稿邮箱:news@lygchina.com.cn
中国连云港网
正在加载数据...
当前位置: 中国连云港网 > 教育 > 教育资讯 >正文内容
  • 今年本一“征平” 部分“踩线”考生宁愿退到本二
  • 2015年07月21日来源:新华报业网

上饶最好的眼科医院在哪,

AI会抢走我们的工作?还是重新定义了工作?甚至会为人类创造更多更好的工作?它们是设备?是朋友?抑或是人类的掘墓人?每一个议题都是一盘未下完的棋。被AI率先入侵的棋类运动,很自然地被人们当作一个眺望未来的参照。

中国围棋队领队华学明的窗户,正好对着国家体育总局运动员公寓的班车停靠点。来自全国能跑会蹦的顶尖选手每天会在那里上车,前往位于天坛东门体育馆路的训练局大院儿——在那里,每个项目都拥有一个独立的训练馆。这些代表着这个国家最高竞技水准的人在各个场馆里挥拍、击水、腾挪跳跃,与隔网而立的对手,或是教练手中的秒表一争高下。

相比之下,围棋训练所占用的场地要经济得多。训练室就设在中国棋院办公楼的三层,走廊里挂着描绘对弈意蕴的名家书画。队员们——他们更多地被称为“棋手”——就住在楼上,只需用纤长的手指摁下电梯,就能从宿舍到达“训练场”。

棋牌类项目是否可以被称为竞技运动,始终有人存疑,但这几间训练室的棋手们却和等班车的健将们一样,凭着过人天赋、极限训练挤进金字塔尖。中国围棋队总教练俞斌将竞技围棋定义为“充分竞争项目”,“现在一个孩子12岁以前就完成了过去专业棋手20岁时才能达到的训练量,15岁到18岁就非常厉害了,可以拿世界冠军。”

柯洁是这句话最好的注解,他7岁学棋,到手握第一个世界冠军只用了11年,18岁时成为史上最年轻的三冠王,不到20岁已经斩获四个世界冠军头衔。

柯洁 图/刘昊

3月18日,一个周六,在领队华学明的安排下,柯洁在小对弈室里接受我的采访,门口一幅字写着“挥运之妙,必由神悟”。整个三层都非常安静,只有两个棋手在旁边大训练室里摆棋。

“悟是非常重要的,勤奋、天赋什么的,这里都是不用提的,这是最基本的,不然你不可能到这儿来下棋,”他的手指修长,不拿棋子也习惯在面前的棋盘上指点示意,“我参加了三次选拔,才进入国家队,那个时候古力、李昌镐都是我想要超越的……从来没想到,自己一生最大的对手竟然会是电脑。”

3月停暖之后,北京气温忽高忽低,柯洁与AlphaGo对决的消息也迟迟未定。4月10日,确切消息终于与稳定气温一同来到——三番棋对决将于5月在乌镇进行,除了柯洁单挑,还有PairGo——AlphaGo作为队友加入古力与连笑的对阵;Team Go——五位围棋国手组团对阵AlphaGo。一部关于AlphaGo的纪录片也定于4月21日在纽约翠贝卡电影节首映。

骄傲

程序员们一早就把棋盘当作了试验田,用以检验和发展计算机的计算和搜索能力。他们在20年前攻克了国际象棋,十年前拿下了中国象棋,之后便踟蹰于围棋的361个交叉点上。

围棋行棋规则简单,然而在19×19的棋盘上却生出巨大的复杂性,棋手们最爱说“千古无同局”,一局150回合的对弈,其中的变化就超过了宇宙的原子总数。

“应氏杯”世界围棋大赛创办人应昌期先生曾在1986年悬赏4000万台币,奖励可以战胜人类顶尖高手的程序员,有效期至2000年。这笔奖金最终没能发出去。

2007年,日本电气通信大学创办首届UEC杯电脑围棋大会,但在那些年,没人记住获胜软件的名字,它们全都停留在业余水平。直到借助蒙特卡洛算法,日本围棋软件ZEN终于取得了突破性成果——2012年,ZEN受让四子,击败了武宫正树九段。从2013年开始,日本棋院推出职业棋手与UEC杯优胜者之间的“电圣战”,与其说是比赛,更像是职业棋手给电脑下指导棋,电脑受让四子几乎成了大赛传统。那会儿,棋界和计算机界专家普遍认为,十年内围棋软件尚无法突破人类水平。

“第三次浪潮”持续拍打着围棋堡垒,但因为计算精度和深度不足,无法对职业棋手构成真正威胁,这个古老的游戏被程序员称为“人类智力的圣杯”,而超一流棋手则是骄傲的“圣杯守护者”。

“我非常喜欢胜负师这个称谓,围棋就是我的全部,是我最擅长做的事情,所有的付出最大的回报就是胜利,我每天都通过实战去体悟,想要更多地掌握制胜要诀。”柯洁说他一度自认为至少掌握了围棋之道的“百分之五十”。2016年3月李世石对阵谷歌人工智能(Artificial Intelligence)围棋软件AlphaGo前,柯洁刚刚在梦百合杯世界围棋公开赛决赛中击败了他,“我这么年轻,当然希望自己一直赢下去,一直骄傲下去,统治棋盘多少多少年……”

李世石在五番棋战中以1比4输给AlphaGo,彼时,业界普遍认为李世石输在轻敌及对围棋AI棋路的预备不足上,柯洁也因一句“阿尔法狗赢得了李世石,赢不了我”爆红。

2016年3月,AlphaGo以4比1击败李世石九段

梦百合杯决赛前,有记者问柯洁,说李世石自认为决赛有五成胜率,“如果机会是100的话,我想他是有5成。传奇该谢幕了!”18岁少年的话被视为对前辈的不恭。

“我当时所有的注意力都在赢棋上,我并没有刻意想要激怒谁,每个棋手心里都想要赢,表达方式上不一样而已。”柯洁说,自己的张扬有些时候甚至是刻意的,“传统行业都不太景气,我们有的比赛,恨不得十年前怎么办,现在还是怎么办,奖金十年能涨个两万就不错了,房价涨了十倍不止。必须想办法让更多人关注我们这个传统项目,都那么四平八稳,谁看?”

“赢”是吸引观众的首要砝码,被AI狙击之后,棋界内外都有人出来打圆场,主张职业棋手淡看胜负,称即便有一天无法与人工智能在棋盘上争胜,围棋文化的博大精深却不会因此受到影响,反而会借助技术发扬光大。

“将来的事情怎么样,我说了不算,下不赢AI,是不是我们的联赛就没有人看了,赞助商就不愿意冠名了,这不由我管,”总教练俞斌立定胜负根基,半步不让,“围棋的美我觉得就在于胜负竞技,我们说这一招很美,是因为它导向了胜利。”他办公室门口的一幅字讲的是琴棋书画各有其妙,他却是斩钉截铁:“古代中国人以琴棋书画陶冶情操,我觉得下棋对品格的塑造恰恰是通过胜负。”

“一盘棋谁都能输,我们职业棋手的使命就是去赢,”柯洁听说俞斌教练把一盘棋比作一个手工艺人倾注心血的艺术品,呵呵一笑,“我说个俗点儿的,这么说吧,赢一盘棋一万块钱,输了一分没有,你肯定是想赢的对吧?因为这是你的工作、你的饭碗。我们棋手跟公司上班的人一样,你去跟人吃饭、谈合同,费了很大的劲儿,最后谈崩了,你说心里难受不难受。”

“棋手输棋的那个晚上是很难熬的,”俞斌说,“我刚做总教练时压力特别大,队员一输,各种压力都来了,但是那种压力也比不了自己下棋时输棋的那种难过……”

顶尖职业棋手之间一般互有胜负,当看到近十年来获得世界冠军最多(14个)的超一流棋手李世石被阿尔法狗压制,他们自然感到震惊和压抑。当时放狠话说能战胜阿尔法狗的不止柯洁一个,罗洗河九段甚至还说自己能让阿尔法狗四子,后来改口说,“四个子让不动,两个没问题。”

“我们知道有一天计算机会向我们职业棋手发起挑战,但没想到这一天来得这么快,”古力说。他的微博认证是“围棋世界冠军八冠王”,是中国队里赢得世界冠军最多的。这位33岁的“老棋手”穿着一身运动服接受采访,“一会儿我要去踢球”,年轻时他曾因踢球受伤而坐着轮椅参加围甲联赛,这个爱好至今未改。当年的“性格棋手”,已经随着年龄的增长,变得极为谦和。

古力 图/刘昊

他与李世石被视为“一生的对手”,2014年,两人曾下过十番棋,李世石以6比2的大比分提前终止了比赛。李世石输给计算机后备受非议,古力坚决站在老对手这边,力挺人类棋手——与“人机大战”一样,这也是这一年来开始出现的热词。

“每一次与李世石对阵都是我宝贵的财富,他总能在别人想不到的地方落子。之前我的确觉得计算机是不太可能赢李世石的,看到下成3:0后,我沉默了很久……就觉得内心比较沉重啊。第四局李世石赢了回来,感觉作为人类棋手,我们又燃起了一些信心。”

罗洗河则在2016年10月加盟腾讯人工智能实验室,参与国产围棋AI研发,团队负责人说他们想要把这个围棋AI视为自己的一个小孩子,“慢慢养大。”罗洗河说,“我不是这么想的,我来,是参与‘造神’的。”

谦卑

Go是日语“围棋”的音译,AlphaGo原本有自称“围棋上帝”的雄心——《圣经》启示录里上帝说“我是Alpha,我是Omega(分别是希腊字母的首末两个字母,意为上帝决定世界的起始)”——不料被人类吃瓜群众戏谑地翻译成了“阿尔法狗”。

2016年岁末至2017年年初,升级版AlphaGo在奕城和野狐两大围棋网站踢馆,60场网上快棋公测通杀中日韩顶尖职业高手,把它的新名字Master(大师)刻在了60连胜的记分牌上。

Master 的连胜无法阻挡时,古力在微博上宣布腾讯野狐将出资十万元,悬赏狙击。

“60盘棋!局面照说会有很多种变化,我原来觉得作为一个人工智能,或者是作为一个机器来说,它应该总会有一些缺陷,但至少从这次看,我们的压力还没有足以让它显示出它的缺点。”与Master对阵那些日子,古力每天在微博上为人类棋手加油,然而职业高手轮番入场,结局却只有一个——“抬走,下一个!”

“这才是人类棋手最绝望的时候。”他说。

柯洁与Master交手后,提及此前的豪言,也会特别备注,“我当时说的是能赢与李世石对弈的那个版本。”

连胜之后的Master拒绝了第十届UEC杯的邀约,退隐江湖。就在柯洁接受采访的第二天,由罗洗河担任陪练的国产AI“绝艺”在日本拿下UEC杯冠军。3月26日,“绝艺”又毫无悬念地在第五届电圣战中击败日本新锐棋手一力辽七段。

在腾讯野狐上,绝艺每天都与中日韩最强棋手对局,如果说阿尔法狗从天而降,绝艺就是在他们眼皮底下长成的。

绝艺用的正是AlphaGo“深度学习”算法,开发它的程序员们把谷歌DeepMind实验室2016年1月发表在《自然》杂志上的那篇论文“读了至少一百遍”,用三个月的时间完成了这个国产围棋AI神经网络的搭建。

谷歌DeepMind创始人、AlphaGo之父戴密斯·哈萨比斯

正是这个神经网络,把人类的直觉赋予了计算机,大大提升了电脑计算的深度和精度——论文显示AlphaGo输入了16万盘人类棋手的棋谱,学习了人类落子布局的特征后,它又自我对弈3000万盘,不断提高神经网络的精度。

那篇论文发表时,AlphaGo已经战胜了欧洲冠军樊麾二段,华学明说,当时自己是有些预感的,“能够战胜职业棋手,这说明计算机围棋已经取得了实质性突破,一旦突破,问题都会迎刃而解,进步会非常快。”

的确是快得非常——2015年10月五胜樊麾二段,次年3月,AlphaGo已经从V13进化到V18,长了四个子的棋力,4比1击败李世石九段的正是这个晋级版本。

“在AI出现之前,职业高手普遍认为,即便是‘围棋上帝’,也只能让自己两到三个子。”李喆六段说,水平越高提升越难。他曾在14岁打入世界围棋大赛本赛,创下中国围棋队的纪录,他告诉我,初学时职业高手能让他25子,一年之后他便进步到只受让四子,“可是从四子进步到两子,我用了两年;从两子进步到自己成为职业高手,大概又用了四年。”

“跟AI相比,人类棋手的进步简直就像蜗牛一样,”柯洁曾经一年之内把等级分排名拉升50名,他在接受央视董卿访问时说,自己把所有时间都花在了棋上,“有时候累得啃个苹果,啃着啃着就睡着了……”

绝艺“半岁”时就对阵聂卫平之子孔令文九段,当时它还叫“野狐扫地僧”,连胜八局,一夜成名。2016年11月19日,绝艺首次战胜世界排名第一的柯洁。

几个根本不懂围棋的程序员,抱着一本《儿童围棋课堂初级版》入门,最初连输赢都看不明白,不到一年,居然做成一个超级围棋AI——绝艺在野狐上对中日韩一流棋手保持百分九十以上的胜率,这个胜率目前只有柯洁具备——古力对此甚感惊叹,“我对科技产生了一种敬畏感,仅次于对大自然的敬畏。”

柯洁却渐渐记不得自己是第几次输给AI了,“AI出现之后,我发现自己对围棋的认识可能百分之一都不到。”

仿佛是对俞斌教练胜负观的备注——“围棋陶冶情操正是通过胜负”——在AI带来的深刻挫败中,柯洁和古力都有一种生命被失败雕刻的感觉。

“AI冲击以后,很多事情就感觉看得都特别的开,唉,输就输吧,我只要尽力过,”柯洁的微博粉丝超过三百万,在队里被戏称为“网红”,他也经常拿“现役棋手,过气网红”自我调侃,以前他很喜欢在微博上发美食拉仇恨,还拍过一个用围棋“征子”手段摆出心形的小视频发给粉丝当福利。

最近他有些意兴阑珊,说连微博都不想发了,“现在心情不会有太大的波动,因为太大的波动对你没有什么好处,尽量让自己心态平和,我现在越来越接近那个……中庸之道。”

绝艺在野狐拿到10D一个月后,柯洁也以对金帽子(世界冠军)和银帽子(全国冠军)百分之九十的胜率升为10D。那天恰好是3月15日,人类超一流棋手验证了自己的成色。古力特别在自己的微博上道贺,柯洁照样一字不发,“我挺感谢古哥认可我,可是这个我也觉得没什么意思,只是网站的一个噱头罢了,我们围棋哪有十段?”

“黑暗是你的朋友,绝望是你的领路人,”古力曾把这句话抄在本子上,“特别能体现我们棋手的心境。”他说自己记得最清楚的都是输棋,但那些“输了跟谁都不想说话的”黑暗经历都无法与AI带来的绝望相比。“没太多跟大家深谈,未来出现了不确定性,茫然肯定是都有一点的。”

“AI肯定会越来越厉害,将来人肯定下不过它们。但是这就像人终究是要死的,难道你今天就去寻死,就不活了吗?”华学明语速很快,她击败过日本超一流棋手大竹英雄,从事管理工作后,自言“离技术越来越远”,年龄和经历给了她从胜负之外审视围棋的维度,“这个阶段对棋手是非常痛苦的,尤其是完全沉浸在胜负中的年轻棋手,围棋就是他们的生命。其实你往前走,围棋是我们认识世界的一个窗口,不同的生命阶段它都能带给我们不同的理解。”

华学明说自己从围棋中学到的一大智慧正是中庸,“年轻时觉得这个词好像都不是一个好词儿,慢慢才体会到这里面的深意。”古力十番棋不敌李世石,她给古力发了一条短信说,“人生中的很多事,对于生命来说,都是多余的,一切都可以从头开始,所以不要计较太多东西。”

相持

人生失意无南北,日本围棋界苦恼更甚。这些年,中韩以围棋道场为依托,高效地为国家队输送年轻棋手,日本则延续着传统的内弟子制,成才缓慢。电脑围棋是他们在围棋世界里的另一大依托,最早发力。Zen是前AlphaGo时代UEC杯赛上的明星,去年在日本产学研各界合力之下,Zen也引入深度学习算法,升级为DeepZenGo,不料在本届UEC杯上两负绝艺,沦为网友口中的“第三狗”。

3月21日,首届人机大战——世界最强棋士战在日本棋院总部揭幕,DeepZenGo与中日韩三国顶尖棋手芈昱廷、井山裕太、朴廷桓以单循环的方式展开决战,芈昱廷、朴廷桓先后战胜DeepZenGo,惟一输给计算机的是本土作战的井山裕太,输棋导致他的排名跌出世界前十——柯洁仍是第一,韩国棋手朴廷桓战胜中国队芈昱廷夺冠,排名升至第二,其余八席也都分别为中韩棋手占据。

2016年11月23日,日本东京,日本第二节围棋电王战三番棋决胜局在日本棋院举行,赵治勋九段战胜日本人工智能围棋软件DeepZenGo,在本次人机对战中以总比分2:1胜出

按柯洁的说法,DeepZenGo至少比Master弱两个子,但芈昱廷、朴廷桓也都赢得不轻松。朴廷桓在此前的农心杯上状态不佳,这次在最强棋士战上既赢了AI,又赢了人类,成为第一个“人机对抗”世界冠军,但捧杯时仍然神色凝重。他接受韩国媒体采访说自己曾感到怅然,“我以前也想过,总有一天人工智能会在围棋项目上超越人类,但没想到这一天会这么快就到来。”战胜DeepZenGo并没能让他感到轻松,“相对AlphaGo来说,DeepZenGo摆的还是人类的布局。但AlphaGo经常下出不曾见识过的手段,所以更难以对付。”

朴廷桓对阵DeepZenGo时,李世石在韩国棋院挂盘解说。此前他接受韩国媒体采访,称自己的2016年“充满了困苦”——输给AlphaGo之后,他非常希望在人类比赛中证明自己,“可能是太想赢了。以前,我所积累的胜负的经验可以让我向好的方面升华,但是和AlphaGo对决后,就做不到这一点了。我想在很短的时间内证明点什么,这种强迫意识可能太强了。自然,没得出什么好结果。”他甚至萌生退意,“我自己对胜负失去意趣,满足感下降了。如果打分,还不到50分。如果我能享受围棋的胜负,并能找出意义,就可以说对围棋的满意度高。但现在我做不到。”

古力将当下这个阶段称为“人机对抗的第一阶段”,“除了Master之外,其他AI还不具备绝对实力,它们对阵人类棋手能够赢棋,但是还谈不到碾压。职业棋手在这个阶段,还是要竭尽所能地去赢。”

古力赢得极大赞誉,恰恰是在输了很多棋之后——2010年,他先后在四个重要国际比赛的决赛中失利;2014年,又在关注度空前的“古李十番棋”中败北,“十番棋是我人生的一道坎。”2015年6月,他第二次捧起春兰杯,赢得自己的第八个世界冠军。一位韩国棋迷在网上留言,“古力是很帅的棋手,是大棋士,他的言行,由衷让人敬佩。如果把围棋只当作胜负,哪怕只是观战的角度,也会沦为下品。真诚地对待对手,全力以赴,惺惺相惜,相互敬佩,应该有这种味道。”

“现在输棋当然还是会难过,不过抛开胜负,还是希望在每盘棋中,自己能够有一些很满意的或者是很新颖的招数,”古力说自己现在下棋,渐渐有一种创作的幸福感在里面。他的微博也呈现出一种活泼自在——关注围棋AI的进化,不遗余力地为年轻棋手鼓劲儿。芈昱廷对阵DeepZenGo之前,他参与新浪微博发起的投票并转发微博,呼唤棋迷们都来给“小米”加油。“就像人肯定跑不过汽车,形成共识之后,也没有人会要求一个人去跟汽车赛跑。但是现在是人机对抗的第一阶段,我们跟AI还是有得下的,围棋的发挥,信心和情绪的影响可以达到50%以上,人工智能不会有这个问题。”

“活在当下”,柯洁说现在切身体会到这句话的意思,一方面必须“要下好与人类棋手的比赛”,另一方面还要迎战不断升级的围棋AI,“就算无法战胜,也要鼓起全部勇气。棋手是不能害怕的,你害怕一个对手,那你的胜算就不高了——如果连他的坏棋都被你想成好棋了,你拿什么去作战斗的筹码?一定不能怕,怕,就输了。”

他与AlphaGo对决日期确定之前,曾传出本届梦百合杯有可能将一张外卡发给围棋AI的消息,后来主办方称此事待议,“我非常反对在传统赛事中掺入AI,AI可以跟顶级棋手进行‘特别赛’,进入到传统赛事里是不合适的。”

柯洁指着棋盘说,“我自己从这里得到了很多,荣誉、收入……我不惧怕任何AI的邀战,只要棋迷爱看,我们不能因为怕输而拒绝,你享受了围棋带给你的荣耀,也有责任去为围棋界承担更多。但是对于很多也许一生只有一次机会获得世界冠军的棋手来说,输给一个持外卡的AI,既不公平,也缺乏尊重。”

未知

“棋道一百,我只知七”,这话出自67岁时仍能在日本围棋王座战中卫冕的藤泽秀行九段。古力说,“我以前觉得这当然是前辈自谦,AlphaGo出来后,意识到人类对围棋的认识恐怕也就是这么多。即便Master也不是‘围棋上帝’,我认为它对于围棋的探索在百分之四十到五十之间,棋盘上的变化它也还无法穷尽。”

罗洗河的话印证了这个判断,“我当然希望绝艺可以进化为完美,希望它能够像上帝一样,但这个是很难去证实的。”

绝艺理论上也会进化到更为强大,像Master一样通杀超一流棋手,“人类棋手不能再跟它们对抗之后,它们自身的缺陷会更难暴露,它们的水平也就很难进一步提升了。”古力说自己的心情已经平复了,“我现在更愿意把AI看作我们棋手的朋友,虽然还有很多招数我们不能完全理解,但在它的影响下,现在下棋的确自由了很多。AI基于精确计算形成的大局观,也是我们渴望学习的。”

柯洁说即便是顶尖棋手,在空旷局面下落子都会有一种无助感,在棋盘前,他常有渺小之感,“穷尽一个局部太难了,机器甚至都算不清。我们人只能凭自己大量的实战经验去选择下在哪里,机器背后有大量的计算作为支撑,它在空旷局面上的判断和战斗,都是有计算支撑的,这个正是我们容易被拉开距离的地方。”

他喜欢把围棋形容为孤独的修行,“我自己是受益于网络围棋的,小的时候比赛机会少,就是靠下网棋,网棋里也会有很多新招。到现在这个阶段,一般人很难对我占优,技术上自然也容易出现瓶颈,能够碰到AI这样的更强对手,这种感觉其实非常奇妙。”

2017年4月10日,北京,中国围棋协会、谷歌、浙江省体育局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,三方将于5月23日至27日在浙江乌镇联合举办中国乌镇围棋峰会。前排左起:华学明、谷歌大中华区总裁Scott Beaumont、柯洁、罗超毅,后排中为古力

AlphaGo和Master留下的65盘棋谱,棋手们反复精研,“AlphaGo的招数也并不是我们完全不能理解的,不要这样去神话它,只是有些招数我们不那么用,它那样下,并且能赢棋,我们会反过来思考其中的价值,”俞斌总教练爱强调自己是“一辈子从事技术工作的”,他乐呵呵地摇着扇子,“那些杞人忧天的问题你就不要问我了,从技术上看,我看这是好事,更多新东西进来了,训练上也是非常好的,AI不知疲惫,我们棋手可以从早到晚轮番上阵跟它下。”

刘小光九段这些天常往队里跑,在咖啡室里端杯咖啡跟大家聊棋,“AI打开了我们对围棋的想象空间,这些棋谱研究起来真是一种享受。”他理解年轻人的焦灼,“AI忽然成了职业棋手请教的对象,心里肯定会有些失落,但是不能那么狭隘,人工智能的技术突破以掌握棋盘上的万般变化作为起跳台,我们围棋的价值在这里其实已经体现出来了。”

AI未来将如何发展,我们的生活将如何被它改变?棋手们的话题也经常会跳出棋盘之外。

麦肯锡全球研究所在2017年1月的一份报告中称,目前人类的工作职责中有一半可能在2055年实现自动化。“AI如果进入传统赛事,那不就是跟我们职业棋手开始抢饭碗了嘛。不过如果AI真能造福人类的话,我觉得我们的尊严根本算不上什么,根本不值得一提啊!有时候也会觉得我们其实是幸运的,首当其冲被AI冲击和改变,未来如何被AI改变,我们的体会要比普通人更深一点儿。”柯洁说。

泡一杯茶,坐在电脑前,欣赏顶级围棋AI下棋,对古力来说已经成为一种享受,但谈到人工智能迈向“超人类智能”,那时候科技是否还能让生活更美好,他说自己有点持怀疑态度,“因为它一旦有自主能力,那在社会发展中人类绝对是拖后腿啊。社会进步肯定是淘汰那些能力差的嘛,那时明显的是人类能力最差,那只能被淘汰了呀。”

那么,AI会抢走我们的工作?还是重新定义了工作?甚至会为人类创造更多更好的工作?它们是设备?是朋友?抑或是人类的掘墓人?每一个议题都是一盘未下完的棋。被AI率先入侵的棋类运动,很自然地被人们当作一个眺望未来的参照。

国际象棋的训练室与围棋队同在一层,如今,依靠计算机和数据分析备战顶级赛事已经成为惯例,最高水平的选手与计算机专家联手量身定制开局,国际象棋大师阿南德说,他的一个主要助手摆满计算机设备的桌面,看起来“就像飞行员的驾驶舱”。

围棋队的训练模式会不会因为AI的出现而被颠覆?“一人抱台笔记本?没有,我们不这么干,至少现在还不是这样的。”俞斌说,“围棋太复杂了,你自己一个人苦思冥想练成绝世武功是不可能的。我们的训练模式是从聂卫平时代建立的,这也是我们中国围棋队最宝贵的传统,把自己体悟的东西拿出来分享、讨论,想办法说服别人,如果有一招最终被大家接受,这是最大的认可和荣誉。”

我在一个训练日的下午又去了围棋队,训练室里十分热闹,一二十个小伙子散坐在最大的一间训练室里,其中七八个人围在一张桌前讨论。按照队里的要求,18岁以下的队员必须每天来训练室,而30岁以上的棋手可以自己选择。俞斌说这样规定,主要是怕小孩儿贪玩,代家长行使监护权,其实就水平而言,“十七八岁的男孩子其实是最厉害的,他什么事情都不考虑,全部精力都在棋上。”

“他们都是各个地方围棋培训点里万里挑一比出来的,八九岁就非常厉害,起码在他们当地的地级市就没有对手了,这个时候他就会被送到全日制的道场里训练,不读书了,天天训练,大概三四年的时间,他们里面的佼佼者就会入段,然后我们国家队就可能会考察他。”

这种极限压缩速成模式好不好?

俞斌摇着扇子说我又问了一个不该他回答的问题,沉吟片刻,他给了一个相当实在的答案,“作为国家队总教练,我必须感谢道场,他们输送了人才,让我们跟日本拉开了距离。从我自己来看,一个孩子如果文化课缺席,可能是一辈子没法弥补的,所以如果大家都能把脚步慢下来,那是好事。”

围棋AI的出现会使这个竞技链条发生改变吗?刘晓光九段摇头,“也许还会使得训练更向极限压缩。”

中国棋院的小院儿被运动员公寓合围,院子门口停着一排共享单车,几个长腿运动员从公寓南门出来,在棋院门口扫码取车。不知他们是否知道,距离几百米远的小楼里,那些看起来完全不像运动员的小伙子们,正在代表着人类,与“未来”激烈交手。

曾经坚固的正在融化,刚刚发生的仍是序曲……在这个时间点上,有一个镜头为“人类棋手”留存——李世石大战AlphaGo后,Facebook的人工智能专家田渊栋博士这样写道,“一边是需要千台机器的AlphaGo,另一边是李世石和手边的一杯咖啡。大自然的鬼斧神工,一直让人肃然起敬;而最杰出的造物,莫过于我们人类自己。”

本刊记者/徐梅 实习记者/杜佳静

编辑/郑廷鑫 rwzkwenhua@163.com



责任编辑:蔡媛媛
文章排行榜